现在时间是:

遇见,不再见

时间:2019-05-1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琉璃月舍 点击:加载中..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编辑荐:男孩寻思相望,有个背影,径直地走开了,男孩却没有奋力追上去。他木讷着,脑海中一遍遍上演着接下来的剧情。

天空不曾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题记

(一) 青春的第一朵花,初恋?

男孩总是在想,什么才算爱。小学六年的懵懂吗,初中三年的叛逆,高中三年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大学的第一次冲动?如果这些都不算,也就只剩下生活中的一见钟情了。

“一看你就知道在家少干活吧,连扫把都不会拿。要这样一只手在上面,一只手在下面,你以为自己哈里波特吗?山崽。”演示完女孩两手叉腰一副大人摸样。此时风起了,头发飞舞着。

“哈里什么,谁来的,肯定没有我帅。”男孩拖着扫帚一个转身,地上落叶腾飞了几下。“对了,什么是山崽,帅的意思吗?”

那年秋天,男孩来到这里遇到了女孩,却没有想到第一次和女孩搭上话,是这样一个场景。校园,满是黄得发亮的落叶,操场上零零星星的人,低着头,徐徐着步伐,一下又一下地挥动着双臂。隔着荷花池那边的教室,琅琅着“你栽树,他培土,我去提水……”

自此男孩永远充当着班里的骄傲,为班级争取了一个又一个的荣誉。

体操汇演的那几个星期,男孩充当队长。每天早上洗漱的时候,面对镜子,“立正,向右看齐。”一遍遍的嘴唇舌尖嗓子的互相比拼,男孩一遍又一遍,声音响亮,充满激情。

女孩站在排头,总是一二一要停的时候,踏乱脚步,而排头是一支队伍的节奏。

所有班级的会操都似乎可圈可点,因为总有那么几个爱搞个性的野孩子,不怎么喜欢这样的表演,被众人当作猴子一样看戏。轮到男孩的那班了,队长的口令如雷贯耳,瞬间把班里同学的耳膜到毛发都激活了。毫无意外,男孩的班级拿到了全校的第一名。上台的那一刻,男孩站在领奖台上,几乎要哭了。

因为只有男孩记得,每天喝盐水润嗓子的味道;自己动作笨,在家如何一遍遍把动作做到位合拍;如何在夕阳下哄骗那几个不怎么听指挥的小捣蛋;还有女孩娇滴滴的身子骨,风吹一下就会凌乱的样子。

毕业典礼那天,男孩捧回了一张张奖状,但是他总高兴不起来。

“其实你为什么要那么拼命读书呢,为什么永远都要拿第一呢?你不觉得这样很累吗?”这是女孩走的时候说的,男孩杵着吱吱唔唔了半天,始终没有给女孩答案。

只有男孩心里知道,自己是个外地人,要让女孩注意自己,只有不断地努力读书。母亲也经常教导他,穷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文化。

六年,男孩学会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唯独到最后也没有对女孩表明心中的话,他喜欢着那个女孩,从不表现。也许是因为男孩知道彼此太年轻,他还需要点勇气。

(二) 故事的扮演者,不在?

像两条永远不再交织的平行线,男孩的世界没有了女孩的身影,但却仍旧在伏案中不停努力。

这次是市里举办的关于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知识竞赛,有四个学校参加,每间学校分别派出两支队伍,每支队伍三人。男孩是二队里面的三号种子选手。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改名换姓,重新活在另外一个城市的繁杂中。但又有谁知道另一种生活带来的,是不是伤口呢?

初赛竞争蛮激烈的,都以一些基础的问答题呈现,这样一来,会与不会就是两重天的命运了。遗憾的是,只有一中的两支队伍和三中四中各一支队伍进得了决赛。

决赛环节,主持人隆重的介绍了来自每个学校优秀的队员,以初赛得分高低介绍。男孩坐在台上,两眼有神的盯着各校的学霸们。男孩眼睛突然一亮,紧锁着眉头,重新审视了一下对面刘海的女孩。

男孩满怀期待地听着主持人的声音,好像寻找着什么。

“咚咚咚”那是男孩此刻的心跳。

是她,是那个女孩。男孩一度紧张地无法平静呼吸,反倒对面的女孩显得很从容,淡定。

决赛是一对一的抢答战,最后汇总队内三人成绩。

男孩与女孩是对手,“请听题,1934年10月中旬,中”主持人话音未落,女孩率先举起了手,拿到了麦克风。

台下一阵哗然,纷纷交头接耳。

女孩利索地拿起麦“这道题,我觉得是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的,在江西瑞金。”

话音刚毕,台下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多,弄得评委主持人都僵化了。对,竞赛规则上说了,可以打断主持人的讲话,直接爆出答案。这就是风险抢答的乐趣所在。

“正确。”主持人立刻喊麦了,化解了一顿尴尬。台下掌声阵阵响起,女孩很理性地鞠了一躬然后坐下。倒是男孩的内心依旧狂热跳动,是被惊呆了吗?

女孩的眼神却丝毫不看一下男孩,这是无形的压力。

女孩的惊艳让男孩以致现场的所有人员都十分意外。男孩一直思考苦命挣扎了几题,也算是保住了团体赛的第二。

男孩不知道,女孩不记得了,还是说装作没看见?他们又变成两条线,可望不可及。

岁月谋杀了某些记忆,没有永远的熟悉。只是男孩不懂,对于女孩,自己可能永远是个陌生人。

(三)时间的等待,追赶?

男孩一直单着身,不知道为什么,在城市的街角仰望星空的孤独。

不谈恋爱的大学就好像没有尝试过挂科的感觉,是不完满的,舍友如是调侃。

没有陪伴过,没有许诺过,没有被伤害过,只是享受着雨天,一个人撑着伞,游走在古巷深处的砖瓦房前,漫步开来,闭上眼睛,吸允着这清新的空气,头脑里一遍遍回忆着那些美好岁月。

爱哭爱笑,追逐打闹,装扮鬼脸,如今一个微笑都要酝酿很久,生怕笑得过于狡黠。

男孩变得沉默寡言,不再喜欢在公众场合露脸。喜欢下午独自泡在图书馆,翻着带点陈腐气息的纸张,拉着书货架子,来回折腾。有时清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这个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不爱捧书本了。

男孩喜欢读诗,只是高考卷纸上永远的命题都是诗歌除外,也许这代人是缺少某些实质性的灵魂吧。

诗社每期发表的期刊,男孩都会拿来细读。文字,是一个人,某个时期最真实的写照吧。“一泳怀愫”这个人的诗总是很念旧,也可能是某个名字让男孩觉得有共鸣吧。“如何让你遇见我”这是她好几篇诗名都有的句子,男孩知道,一定是热爱生命中的温存。

艺术节的时候,每个部门都在招揽新人,男孩被左推又拽地骗了过来。“听我讲,去秘书部,漂亮女生多”舍友甲唠叨着。“别听他的,外联部才是学校的门面,一定不会失望的。”舍友乙反驳道。然后就是一张张的宣传单张扑面盖来,舍友倒是来者不拒,一一跟师姐们搭上话。只是有些部门冷冷清清,都被旁边的队伍霸占掉了。

男孩摆摆手,溜掉了,一张遗弃的纸张在暗黑的灯光下,被晚风折腾了几下,男孩好奇地弯腰捡了起来。

是素描,一个小女孩背影相对,一个半侧着身子低着头的小男孩,手里一沓沓的纸张,只是这身服装胜似熟悉,笔名,一泳怀愫。

男孩寻思相望,有个背影,径直地走开了,男孩却没有奋力追上去。他木讷着,脑海中一遍遍上演着接下来的剧情。

留下十二年的期许,男孩经历过什么,也许只有至亲才知道。男孩忽然明白,人生就是不断遇见一些人,然后忘记一些人,最后离开一些人。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金额:随机金额

选择支付方式:

赞赏金额:20元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提示

(责任编辑:琉璃月舍)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
最近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