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遇见你时北京的杨树毛像漫天飞雪

时间:2019-05-1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琉璃月舍 点击:加载中..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2015年,我离婚了,开了十年的饭店也倒闭了,孩子跟她爸生活,我什么也没要,一个人跑出来混。朋友笑话我,说我一夜回到解放前!在外面打工两年,也没碰到过自己认为合适的人,每天都感觉生无可恋似的,我经常一个人在深夜里想想,难道就这样光棍到老了?我才39岁,而我的外表和心理都还只有三十一二呢!总觉得不想再在长沙混了,想换个地方,换种生活方式,说不定能遇见有缘人呢?

2017年冬天,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死劲催促我,走吧,去北方吧!于是一个人拖着个小箱子跑北京来了。繁华的人流如潮的大北京城,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如同一只小蚂蚁,随时都有被踩死的危险,但那时候顾不了这么多,既来之则安之,得先找份事干安下身来,不然去睡马路啊?我漫无目的地在王府井,金宝街附近转悠,大街上贴着招最多的就是服务员洗碗工,好不容易在东四南大街那看到个兰州拉面馆招收银,老板娘见我挺麻利再加上自己在长沙开过多年小饭店,让我当天就上班了!

终于顺利找了这么个落脚地,内心很欣喜,根本顾不上异常窄小的小房间挤满了8个女人的宿舍,以及每晚大伙尿在小桶子里的哗啦声,那时候就想着,管吃住3000元工资暂时先混着,毕竟咱也算是来到了北京城啊!于是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在凌冽的寒风中和同事一块冻成狗样去店里开始一天的忙碌,那个拉面馆由于位置极佳,生意爆好!每天都要排长队就餐,收银动作要非常地快,脑子不但要转得比电脑还快,手还不能停,要顺便上凉菜夹卤蛋肉夹馍等,反正一天十个小时不把你累到虚脱不罢休。

就这样,我也坚持干了三个月,记得期间就去逛过王府井和西单,北京的冬天干冷得很,根本不敢在大街上停留太久,过年我没回家留下加班,记得除夕那天晚上,我和店里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大姐游荡在灯火辉煌的王府井大街上,她讲起她甘肃老家一辈子毫无感情却不能离婚的丈夫,我想起长沙我可爱的才五岁的女儿,以及这些年来开店忍受的各种艰辛,婚姻的失败,到如今的落魄,在那样冷彻骨的寒风中我热泪滚滚,我想我不能这样让人看不起,还是得再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伴侣,以及个人的小事业得登山再起,不是有句老话叫“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吗”?那晚我走在寒风中想了很多很多。我觉得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为3千干收银了,我得挪个地方。

于是我辞去工作,在一个地下室租住了半个月,每天坐地铁去北京郊外转,这次我不想干钱少还不自由的死板事情了,我想去摆摊。当有一天我转到三环外一个叫丹陛华的地方时,我有点震惊了!这个地方离外地人眼中高大上的北京城简直是天差地别吗,到处是矮旧的小平房,路面还是坑坑洼洼的黄泥巴路,春天大风一刮眼睛都看不见前方,但这里非常热闹,因为紧挨着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便满街和小巷子都是服装加工的,一条窄窄的街上到处是各种摆摊的,我当时就想我也要来这里。

我的房东是个四十五六的中年男人,长得有点像我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忍者神龟里的形象,高大健壮,黑黝黝的有点吓人。我租了他一间平房,这条件可堪比最穷的农村了,洗澡得弄个大盆烧水在房间洗,上厕所去外边臭气熏天的公共厕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路了,好大一个的坑,晚上没有路灯还得拿手机照着走,怕崴脚。

但四月的北京,天空蓝得很美,我那时经常呆呆地站在房子外看蓝得通透的高远的天空,看棉花絮一样慢慢移动的白云,看杨树毛像雪花般漫天地飞,顿时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心情大好。为了生存,我决定重拾老本行做吃的卖,我买来一个脚踩的三轮车,一摞大盆子和秤,每天烧一些小龙虾小田螺花生毛豆推出去卖,刚开始那些摆摊的都很奇怪看着我,因为我那时皮肤还非常的白皙,加上我长得还有几分风韵,她们都想打听我的来历,我一般不和人聊家常,出门在外,少惹事。倒是我那男房东,他自己就住我旁边不远,有事没事嬉皮笑脸过来套个近乎,当有一天我说我离婚了一个人时,他居然当着隔壁好几个租客的面问我:你觉着我咋样?我挺能看上你的!咱这里很快要拆迁了,呵呵!我翻他一个白眼,直接拒绝了:“算了吧大哥,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咱不合适”。我隔壁那个卖水煎包的大姐开玩笑说,是啊妹子,嫁给他你就成北京人了!我出去卖我的小龙虾了,懒得跟她们贫嘴。

摆摊的日子虽然辛苦,每天戴着个大檐帽踩个破三轮,腰上挎个小包,但很自由,由于我做的东西口味比较好,每天都能卖几百元,比上班感觉好多了,再小的老板也是老板嘛!我和摆摊的那群人关系处理得还不错,熟了后大家会互相关照,打打招呼,这样的日子一晃过了半个月,有一天中午太阳非常大晒得人头皮发炸,我想找个有遮阳的地方躲一会儿,推着三轮看了几家店面,一瞅里面老板娘挺精明的不好意思进去担心别人讲,一瞅有个打版的门面里头只有一个身材中等微胖的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十分专注地干活,我礼貌地推门进去小声问他一句:老板,我能不能在你门前摆摊一会儿啊?担心人家不愿意又加马上一句:最多摆一个小时就走啊!这人缓缓抬起头来,眼镜有点滑下,眼睛从镜片上扫过来盯着我大约看了两秒才说了两个字:可以!一点表情都没有。

说来也是奇怪,我竟然找他搭讪,我站在门口看他在弄那个纸板,我说我以前在长沙做过几千块钱衣服根本不能穿,我说那个师傅怎么做不好呢,原来做衣服之前得像您这样先弄个模板啊!我叽里呱啦说了一堆,这个男人居然连配合我点头或者微笑都没有,他继续干他手中的活,搞得我好尴尬!心想,赶紧走别嗦了,要是人家老婆回来就误会了!可我出门时,心里‘噔’地跳了一下,我觉得如果这个男人这样的,虽说年纪比我大十多岁,但他长相干净温和,做事情认真专注,话语不多,我觉得这种类型的大叔还不错。但人家不理我应该是有老婆吧,自己想着又觉得好笑。

又一晃,半个月又过去了,我几乎忘记了这个事。有天下午我突然不想出摊,站在一排门面前和我关系好那个卖樱桃的大姐聊天,聊得眉飞色舞,说着我转过去把后面玻璃当镜子照了照,镜子里我穿着白色蕾丝短袖枚红色的九分裤青春飞扬的样子,甚是可爱!我突然定睛一看,咦,这里面坐在电脑那干活的不是上次那个大叔吗?我正在瞧他,他正好抬头看到我了,我看到他走过来把门打开,这次竟很温和地笑着说,进来坐坐!搞得我莫名其妙,但那天正好无事聊聊就聊聊呗,他这次一反常态一边工作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话,他问我:前面那个卖小龙虾那男的是你老公啊?我不屑一顾地说:他每天跟我抢生意,怎么可能是老公呢?我早离婚了。

(责任编辑:琉璃月舍)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
最近热门文章